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張垣發現

懷念母親做的柴火飯

2019-06-20 15:43:27  來源:張家口新聞網

  ◎李祥全

  家里使用的一款蘇泊爾電飯鍋,蒸煮功能與其它品牌的同類產品別無二至。只是上面最醒目的地方有個功能鍵,這個按鍵上赫然寫著“柴火飯”三個字,我知道現在的商家摸透了消費者戀舊、思鄉的情結,從這一層意義上說,我們還真得感謝他們的良苦用心。

  現在,在蒸米飯時我總是習慣按下此按鈕,隨著橘色背景上綠色的蒸飯燈不停地閃爍,鍋中開始咕噠咕噠的泛起米花,聞著四溢的飯香,我心中便會泛起一股思鄉的漣漪。

  記得小時候,每天早晨母親總是第一個起床,張羅一家人的早飯,半睡半醒的我總能聽見母親刷鍋、抱柴火、生火煮飯的聲音。那時的早飯幾乎都是喝玉米粥。我家的人口多,煮一大鍋玉米粥要耗費好多時間,要燒掉許多柴火,灶膛里紅紅火苗和煙囪里升起的裊裊炊煙,總是摻和著柴火飯的香濃。我們農村長大的孩子,對于柴火飯的溜走有一種難以割舍的親切。柴火灶已經深深地融入了農家人的骨子里。

  老屋里的那口大鐵鍋直徑有80公分,農村人都稱其為八沿鍋,加上邊沿鍋口足有一米多。一家人的一日三餐都是由母親用這口大鍋蒸煮、煎炒、熬燉出來的,年年歲歲,歲歲年年。母親用這口大鍋蒸煮出了全家人的酸甜苦辣,煎炒出了全家人的鮮香美味,熬燉出了全家人的幸福美滿,卻蒸煮走了母親的青春芳華,煎炒出了母親的滿頭白發,熬燉出了母親的苦樂年華。那口大鐵鍋不知道燒去了多少柴火,但是它見證了母親在煙熏火燎的鍋臺邊辛勤勞作的一生。

  老屋里的大鐵鍋連著一盤大炕,與矗立在房頂上的煙囪連成一體,每當灶膛中燃起熊熊的火焰,那一團團的濃煙便亟不可待地通過黑漆漆炕洞沖向房頂的煙囪,向人們昭示一縷縷的炊煙,遠遠看去,那就是農家的恬淡生活,那就是小村的生命活力,那就是小村生生不息的人間煙火!當煙囪中的一縷縷炊煙在空氣中漸漸消散,暫時停歇的時候,在生產隊勞動的父兄開始收工回家,母親就會站在門口扯著嗓子喊我們的乳名回家吃飯。一張長長的飯桌擺在熱乎乎的火坑上,一家人盤腿圍坐一起,享受著母親做出的可口飯菜,滿屋子都彌漫著溫馨和幸福,那其樂融融的畫面一直印在我的腦海里。

  記憶里,母親無論是常做的小米飯,還是過年過節才能吃上的大米飯,都是事先在大鐵鍋里放上寬寬的水,把洗凈淘盡沙石的米類放進去,先用大火煮開,期間還要不停的攪動,以免扒鍋或糊鍋。待到鍋里的米煮到半熟時,用罩鏈撈出來,然后繼續燒煮一段時間,就是一鍋香濃的米湯。之后母親會將大鐵鍋洗凈,在鍋里扣上一個帶有很多小眼兒的飯篩子,再在鍋里加少量的清水,然后把半生的米飯鋪到鍋里,再用小火慢慢的悶蒸,不多時的功夫,米飯的原生態香味就從鍋蓋縫隙里鉆出來,直勾的肚里的饞蟲也活躍起來。母親做米飯的火候總是掌握的恰到好處,從不糊鍋,從不夾生,松軟適度,軟諾香甜。待盛出米飯,鍋底便有一層焦黃的鍋巴,那曾是我們兄弟姐妹小時候爭搶的零食。

  在煙熏火燎的鍋臺旁轉了一輩子的母親,雖然一個字都不識,卻把一家人的吃喝用度,穿衣鞋襪打理得井井有條,紡線織布,冬棉夏單,捻繩上鞋樣樣精通。每個孩子在她心里的位置都要高出自己好幾倍。

  記得我在上中學的時候,每天早上都要拾一背柴火,才回家吃飯。母親怕我上學晚了,總是把做好的飯菜盛在碗里晾著,讓我吃著冷熱適度的飯菜。上高中時,要步行十幾里的山路才能到達學校,我卻沒有遲到的記錄。

  都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理解其實這話只說對了一半,因為即使有了米面,鍋底無薪也是一樣難為炊。所以,做柴火飯的柴火與米面是同樣的重要。要不人們將居家開門過日子的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把柴放在了頭等重要的位置呢。農村的燒柴多種多樣,五花八門,有生產隊分的各種農作物的秸稈,什么玉米秸,高粱桿,棉花秧,黃豆梗等等。有山里的各種茅草,樹枝,樹葉,樹根都是柴火飯的最好原料。還有一種是人們熟知而想不到的,既經濟,又環保的能源,那就是牛糞。那時生產隊分的秸稈根本就燒不了多少時日,大部分都要靠到山里去砍拾。家里的柴火除父兄利用在生產隊勞動的間隙砍拾外,每逢放寒秋假或星期日,我和弟弟就成了拾柴火主力。

  照理小村群山環抱,拾柴應該是件很容易的事。但那時山是生產隊的山,樹是集體的樹。離家很近的山場都被生產隊劃地為牢,說是為了封山育林,不準放牧,不準拾柴火。在封山育林的山場都用石堆刷上白灰做為標記,而且生產隊派有專人把守,就是護林員吧,我們那里管他們叫看山的。附近地邊、小丘那點柴火那里供得上小村家家戶戶的大灶膛啊!害得我們不得不到離家七八公里遠的大南山里去拾柴。

  那時我們經常三五成群的結伴進山,砍拾已經木質化的荊條,黃迷草,白迷草,還有許多不具名的低矮灌木,藤條等。起初我們會把砍拾的柴火晾在上山,先擔一小部分回家。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每天都可以擔已經晾干了的柴火回家,這樣既輕快又省力。一個假期下來,家里的柴棚自然是滿滿的。院里也堆起了小山般的柴火垛。都說家中有糧心中不慌,看著小山般的柴火垛,心里最高興,最踏實的是母親。

  每天與伙伴們上山拾柴既有艱辛、也有快樂 !秋天正是瓜果飄香的季節,栗子、李子、酸梨、核桃都已成熟待采。那時最喜歡刮風的天氣,因為可以撿拾刮掉的果子充饑解渴。砍拾柴火之余還可以在一大塊青石板上小憩,在山澗的小溪里嬉戲,在名為滴水崖的山石邊看水滴石穿。

  在山里拾柴我最怕的是遇到蛇和螞蜂窩,雖然我們那里的都是無毒蛇,但看到它那怪怪的樣子,還是心生恐懼。有一年的秋天,我和二柱子到一塊高粱地里摟拾柴火,突然躥出一條小碗口粗細、約有三四米長的大蛇來,二柱子平日里是最不怕蛇的,他敢將蛇捉住繞在胳膊上玩耍,可是那一天他也嚇呆了,我更是驚慌失措的跑出好遠。還好那條蛇也沒攻擊我們,徑自緩緩的鉆進了壩墻窟窿。說起碰到螞蜂窩就沒有那么幸運嘍。有一年夏天割青帳子時,一鐮刀下去砍到了螞蜂窩上,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窩螞蜂蜂擁而上,在我的臉上、頭上、胳膊上一頓亂蜇,不知蟄起了多少大胞。那一次,臉腫得像打了激素一般,頭腫得好像大了一圈,胳膊更是好幾天都抬不起來,連割柴的鐮刀也丟在了螞蜂窩邊都沒敢取回來。直到現在我都痛恨那該死的螞蜂。多少年過去了,我看到在居住的樓房邊沿上懸掛著一個大螞蜂窩,正是繁衍的季節。那一刻又勾起了我對螞蜂的仇恨,于是我找了一根長長的竹竿,照著螞蜂窩就是一頓痛打,螞蜂被突如其來攻擊四處逃散,大大的蜂巢掉在了地上。我撿起蜂巢看到里邊滿滿的蜂蛹,那時真的一點憐憫之心也沒有了,把肥嫩的蜂蛹一個個掏出,學著電視里的樣子,將它們下油鍋炸了,給兒子和侄子做了美餐,我也自認為報了當年被蟄之仇。現在想想那一年距離當年被蟄都過去了二十多年,不知山城里這窩螞蜂與相距千里小山村的那窩螞蜂沾不沾親,帶不帶故,即使沾親帶故,也早已是十八代以上的玄孫。嗚呼哀哉,仇恨是魔鬼呀!

  母親用一口大鐵鍋和一抱柴火燒出全家人平日里可口的飯菜,烹制出逢年過節的美味佳肴。味覺里記憶最為深刻的是母親用大鐵鍋熬的茄子、豆角、土豆和在鍋邊貼的玉米餅子。母親先用大火急火將大鐵鍋燒開,然后再改為小火慢慢的燉煮,但見灶膛里的火苗已夠不到鍋底,只聽鍋里發出特有咕嘟咕嘟的聲音,貼在鍋邊的玉米餅也發出滋滋的響聲。那些都是應季的新鮮菜豆和鮮玉米,還沒出鍋就已經香氣誘人了。再看灶膛里,母親把柴火壓了又壓,不讓它再起明火,用余溫緩緩燜煮一段時間。待揭開鍋的瞬間,噴香四溢,飄在家里的每一個角落,飄出家門好遠好遠的,待收工回家的父兄離得很遠就能聞到熟悉的香味。

  每年過年母親燉的紅燒肉和烀的大肘子軟爛酥香,鮮香不膩,入口即化,咸淡適口,唇齒留香。每次母親烀肘子時,我都殷勤的跟在母親的后邊,或是幫她往灶膛里添添柴火,或是給她遞遞水瓢,有時為她拿拿蔥,有時替她剝剝蒜。總是站在母親的身邊看她熬制糖色,給豬肘子上色,然后放進滾開的油鍋里,噼噼啪啪的炸至黑紅色。整個過程干脆利索,仿如一道嫻熟的流水線。之后母親就將大肘子放到大鐵鍋里加上蔥姜花椒大料等佐料小火慢燉上五六個小時。母親烀肘子的手藝在小村里都是有口皆碑的。誰家有個大事小情,也都喜歡叫母親給他們料理一番,當然少不了上母親的拿手好菜——烀肘子。

  受母親做肘子香氣的熏染,我也成了母親烀肘子手藝的嫡傳。被家人戲稱為香全肘子,有色味香俱全的美意。賣弄一把,哈哈哈!

  離開了家,離開了家里的裊裊炊煙,離開了母親,更離開了母親做的那一大鍋柴火飯。

  在曾經的日子里,我回到了家,又見到了家里的裊裊炊煙,又看到了母親,又看到了母親在熏得漆黑的廚房里,在煙熏火燎中做著一大鍋柴火飯。我又跟在母親的身后找尋曾經的時光。

  在曾經的日子里,我喜歡一個人坐在離家不遠的東山上,靜靜的鳥瞰小村裊裊升起的炊煙,看一縷縷的炊煙在夕陽里折射出美輪美奐。反復聽那首動情委婉的歌:”又見炊煙升起,暮色罩大地,想問陣陣炊煙,你要去哪里,夕陽有詩情,黃昏有畫意”。在歌聲里,我仿佛看到了母親從柴棚抱柴的身影,看到母親拿著大水瓢往大鐵鍋里盛水的嫻熟動作,看到母親劃一根火柴先是照亮了自己的臉龐,然后將一大灶膛的柴火引燃,紅紅的火舌舔著灶門,把母親的身影映在身后的大水缸上。看到母親滿頭的青絲被一灶一灶的柴火,一鍋一鍋的柴火飯染成了花白。看到母親的腰身被一縷縷的青煙、一股股的熱氣熏嗆的不再挺拔……

  (河北北方學院退休教師)

責任編輯:荊麗娟
張家口日報官方
微信“張小全兒”
張家口新聞網
官方微博
【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

1.本網(張家口新聞網)稿件下“稿件來源”項標注為“張家口新聞網”、“張家口日報”、“張家口晚報”的,根據協議,其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稿件來源:張家口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電話:0313-2051987。

湖北11选5app